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5A.13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5A.13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6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5A。13章

  我们走到走廊的另一端,便找到了安排给我们的那间酒店房间。

  进到房间里后,我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脱光衣服跪下。

  而吴小涵走进房间,便留意到,房间里的桌上有着一个木盒子。

  「噢?还有一盒喜糖。」她打开盒子,却疑惑道:「不过,怎么用这么大的盒子装啊?」

  拿出铺在盒子里的喜糖之后,吴小涵又才明白过来:「哎,好像还苏玉蔵了个礼物在喜糖下面呢。」

  说着,她拿出了一把精致的檀木拍子,并念起苏玉的字条:「这个紫光檀的拍子拿来打M的屁股是很棒的哦,我就多定做了一把送给小涵姐姐啦。以前小涵姐姐把鞭子送给我,我都没好好感谢呢。」

  「看来苏玉真的是蛮有心的呢,」吴小涵感叹着,拿起了那个拍子,竟然是直接拍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我疼得捂住了自己的脸的时候,她又对我命令道:「趴在椅背上吧,我要好好试试这个拍子呢。」

  我知道,让我趴在椅背上,是为了让我屁股的位置够高,足以让吴小涵拍打到。

  确实——她很快开始拿我可怜的屁股测试起了这个看上去很高端的木拍。
  吴小涵的力气依然是那么大,第一下拍打就让我疼得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当然,已经被调教得很乖的我,微微呻吟过后,还是主动地报数:「一——谢谢学姐。」

  这种木拍很是厚重,不会像鞭子那样很快导致出血,带来的钝痛却甚于皮鞭。
  从那浑厚的击打声中,我猜得到,我的屁股应该已经整个地红肿起来了。
  在吴小涵毫不停歇地连续打了二三十下之后,火辣辣的疼痛终于开始让我左右扭着屁股,企图躲闪开木拍的正面进攻。

  「躲什么躲?」她自然立刻给出了警告:「才打了几下,你就躲?」

  听到她的话,我又才接受现实——今晚吴小涵并不是只要试试拍子,而是要真的狠狠虐我的。

  只是就算知道如此,我也不得不逼着自己乖乖趴好就范。

  接下来,吴小涵的力气却是越来越大,连续的击打也没有给我任何休息的机会,于是,我终究还是侧过了自己的屁股躲避拍打,并同时开口求饶:「小涵学姐……求你……让我休息一下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  若是在家里的话,恐怕吴小涵早就会把我绑起来,于是也根本不用担心我会躲闪,直接忽略我的求饶就行。

  可是现在不是在家里——在这酒店房间里,找不到什么可以绑我的东西。
  但是进入状态的吴小涵显然不会选择真的饶过我。

  她伸出手,牢牢擒住了我那颗仅剩的蛋蛋,用力向后拉扯,将它从我的腿间扯到了我的屁股后面。

  然后,便是木拍重重地击打到了我的睾丸上——那十足的力道,让我立刻就疼得嘶喊出声。

  我双腿颤抖着,几乎就要从椅背上滑下去。

  但是,吴小涵竟说她还没有真正用力——她像是无辜地问道:「我怕打到我的手,不敢太用力打,怎么办呀?」

  这个地方自然不可能有Humbler给她用,还能有什么办法固定我的蛋蛋呢?

  我于是趁机求饶:「那……那我乖乖的让你打屁股。你别打我的蛋蛋了,可以吗?」

  吴小涵手上的拍子立刻重重砸到了我的屁股上:「不可以!你就不会自己用手捏着你的蛋蛋吗,白痴?非要我说得那么明白吗?」

  听到吴小涵似乎有些无奈的斥责,我心里着实羞愧:「对不起……小涵学姐……我这就捏住。」

  于是,只好乖乖地把手背到自己的屁股后,捏住了自己的睾丸。

  「捏好了,不准乱动,手也不准挡着蛋蛋,要完全暴露出来面朝我,懂吗?」吴小涵还在用木拍轻轻拍着我的屁股,指示着我。

  我于是也完全照做——自己将自己的睾丸擒住,让那脆弱的东西直面着吴小涵残暴的击打,无处可逃。

  「真乖呢,」吴小涵稍稍夸奖我后,木拍就毫不留情狠狠砸到了我的睾丸上——剧痛如劈裂般从腹股沟穿来,在我的腹中弥漫。

  尽管我的大脑早已下达指令让自己的手指保持握姿绝不放松,但颤抖着的双腿已经让椅子都摇晃了起来。

  椅背早就已经被我的汗液浸湿,很是光滑;我的身体又一次差一点就直接滑了下来。

  我的惨叫声刚刚结束,吴小涵便更加用力地使出了下一击。

  不知是角度不巧,还是吴小涵的力气实在太大,这次木拍在击中我睾丸的同时,也重重地打在了我的手指上。

  我的手指因剧痛瞬间松开,那几乎碎裂的睾丸也因此垂了回去。

  「捏好啊!」吴小涵怒斥道:「怎么了?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,是非要逼着我惩罚你的手吗?」

  「没有……没有……」我恐慌地准备再次伸手捏住自己的睾丸。

  可吴小涵像是失去了耐心,对我命令道:「废物,别试了,给我趴地上吧。」
  我乖乖趴好之后,吴小涵又用鞋子不屑地踢了踢我的腿:「双腿给我分开。」
  再然后,她便用鞋底踩住了我阴囊的根部。

  如此一来,我的会阴在她鞋子的一侧,睾丸在鞋子的另一侧,我可怜的睾丸便已经完全无处可逃。

  木拍果然又一次砸向了我这个仅剩的睾丸。

  「啊啊啊——」我只觉得钻心地疼,疼到整个人都在抖,疼到只盼望虐待立刻结束。

  对于睾丸被打碎,我倒是不怎么害怕了——反正,留着这一个睾丸也已经没什么用,我并不介意把它也奉献给我的主人。

  一下,两下,三下,四下——吴小涵的动作越来越快,连续地击打起了我的蛋蛋。

  连续累积的剧痛终于让我挣扎了起来——但吴小涵根本不在意我的挣扎,用脚把我踩得死死的,继续着刑虐。

  我嘴上也开始求饶了——我喊道:「求求你,小涵学姐……我疼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

  而这样的求饶,换回的只是一句不屑的「废物,好好忍着。」

  疼痛越来越甚,我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大,终于到了她踩不住的程度——吴小涵无奈,算是放过了我。

  鞋子从我的下身移开之后,吴小涵走到了床边坐下。

  「哎,这拍子真不错呢,」她感叹道:「就可惜这个M太差了,一点都不耐打。看来是得找个配得上这拍子的M,来取代掉现在这个废物了呢。」

  或许她只是为了刺激我才故意那么说吧——可我已经吓得立刻就跪到了地上,分开了双腿,捏住了自己的蛋蛋呈递向吴小涵:「小涵学姐……求求你……是我没用……你打我吧,我会耐打的。求求你……我……」

  看着我恐慌而卑微的的样子,吴小涵却是坏坏地笑了一下:「看来这种话果然能把你吓到呢,嗯?」

  「你打我吧,你怎么样都好,我会做个好M的。只要你……」

  「好啦,」吴小涵说道:「吓你一下,你都能成这个样子。不过,我是真的打算好好打打你哦。」

  说完,她起身走回了那个桌子前:「刚才我没告诉你,小玉学妹可不止给了我这一个礼物呢。」

  她又打开了那个木盒,继续念起苏玉的字条:「不过,小涵姐姐的口味这么重,我怕这个木拍对你来说太普通了,就又让师傅做了另一把拍子哦。师傅当时有点不情愿,不过……最终他还是做出来了。我猜,小涵学姐一定会喜欢的呢。」
  听到苏玉写的字条,我都有些好奇这第二块拍子会是什么样子的了。

  只是,当吴小涵真的从那个盒子里把下一块拍子拿出来的时候,我还是被吓到了。

  那拍子上全都是可怕的钉子——简直可以说是一块钉板[1]。

  一瞬间,我简直回想起了吴小涵用带刺的铁链抽打我时的恐惧。

  吴小涵看着那锋芒尽显的武器,却是感叹道:「哈哈,小玉学妹还是蛮了解我的嘛。这才是我想要的Sp工具呢。」

  随后,吴小涵再次向我走来。

  从桌前回到我的身边只有两步路——可这两下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此刻都已经有些可怕了。

  「趴回椅背上去哦。」吴小涵的语气有些兴奋:「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耐不耐打呢。」

  因为刚才吴小涵提过「取代」二字,我现在已经不敢有半点怠慢,老老实实地趴好,双手牢牢钳住了椅子,避免自己乱滑。

  随着「啪」的一声响,几十枚钉子同时戳入了我早已红肿得快要崩裂的屁股。
  「啊啊啊啊啊——」我的惨叫完全是冲破喉咙,横冲直撞地从口里出来。
  「声音小点,」吴小涵命令道:「我可不知道这酒店房间隔音怎么样。」
  「哦……知道了,小涵学姐……」

  「还有,你的报数呢?」她的声音冷酷得似乎不带有半点感情。

  我这才想起来,剧痛之下我都忘了报数。

  既然换了刑具,我也就从头开始数起:「一——谢谢学姐。」

  随后,钉板再次极度粗暴地砸向了我的屁股。

  因为不敢大声叫喊,我只是咬着牙呻吟出声,并在疼痛稍稍减退时艰难地报出:「二——谢谢学姐。」

  我甚至能够感受得到那钉子击破我的皮肤深深戳入我的肉里;然后,又随着钉板的抬起,将我的整个屁股向上撕扯起来,最后才脱离我的身体,并留下一排坑洞。

  她就这么继续着——钉子随着她每一下用力的拍打扎入了我的肉里,在让我的血液向外飞溅出来的同时。

  同时,这钉板也达到了松肉针的效果,没用几下,就把我的屁股完全变成了松软而稀烂的大块肉泥。

  只是这一次,我似乎比以往被鞭打时都要坚强的多。

  我只是在告诫着自己——如果自己再躲闪、再求饶,说不定就真的会失去做小涵学姐的M的资格。

  我本来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——如果连Spanking都没法好好配合的话,
小涵学姐似乎确实没有理由再要我了。

  似乎,只要我此时坚持不下去,就是在宣告着让她用别的M来取代我。
  于是我坚持着——木椅的边缘都已经被我的手指给抓得变形、掉漆了,我也还在高挺着自己的屁股。

  在第九击过后,我的眼泪就已经崩了出来。

  而数到第十六下的之后,钉拍击打的位置稍稍有些偏下,打到了我的大腿上。
  那钉子似乎是直接打到了我的筋上,让我紧绷了很久的身体被一瞬击溃。
  我的双手早已全是汗水,此刻稍稍一抖,便再也抓不牢椅子;于是,我的身体就此坍落到了地上。

  我没有给自己缓和疼痛的时间,喊了一句「对不起,小涵学姐,我这就起来」,也就挣扎着准备再次爬起。

  倒是吴小涵用她的鞋尖轻轻将我踢到了地上:「趴在地上吧。你的屁股也没法再打了,都已经成肉酱了。」

  或许是受到了魏麒脚底被虐的启发,她此刻也准备仿效:「你也糟蹋过我的脚这么多次了,今天,你的脚也该受一点惩罚,对不对呀?」

  我没有仔细思考,只是习惯性地答应:「嗯。」

  于是钉板立刻就拍打向了我的脚底。

  我从未被被虐过的脚心,就这么立刻被几十枚钉子同时击打——这种独特的酸痛,实在让人难以忍受。

  我几乎凭着肌肉反射向后抬起小腿来——只是,腿上稍稍有了动作后,我立刻意识到,绝不能用自己的脏脚碰到吴小涵,绝不能把脚上的血弄到吴小涵的身上。

  可是下一击更是让人撕心裂肺——钉子似乎戳入了我的脚趾,甚至直接击打到了我的趾骨。

  那清晰的剧痛,仿佛在我的全身共振起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!小涵学姐!我……我真的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?」她似乎很有羞辱我的兴致,只是问道:「很疼吗?」

  「嗯……」我一眼泪水地说道。

  「你是觉得我过分了吗?」她继续问道。

  「没……没有……」我艰难地解释着。

  「你的脚心只是被打一下而已呀;」她说道:「我的脚心,可是被你那根恶心的舌头直接舔过的呢。你不觉得我对你已经很仁慈了吗?」

  我不得不承认,即使在剧痛之中,这种羞辱也实在很让我兴奋——这种将我贬低至极度的羞辱,一直都是我喜欢的。

  况且,每次舔她的脚的时候,我也是确实觉得愧疚的——大约是她的玉足真的太过完美,我的的确确发自内心地知道自己本是配不上碰触的。

  只是,生不如死的疼痛让我实在无法乞求她继续惩罚我,我只能说出:「谢谢小涵学姐对我这么仁慈……」

  钉拍立刻砸向我另一只脚底:「知道谢谢就好。」

  我再一次失去了对自己惨叫的控制。

  吴小涵便用这种「仁慈」,继续摧残着我的脚底,直至我的眼泪流干,直至我疼得几近昏迷。

  而每次发现我的惨叫声都已经有气无力的时候,她便会用钉拍狠狠地抽打一下我的大腿,通过变换部位来保持着我的清醒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在好好发泄完她那几近变态的施虐欲后,她终于放下了那可怕的凶器。

  而我全身的血迹已经被汗水冲刷得更加斑驳,连我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凄惨。
  但接下来,她却穿着高跟鞋踩到了我的身上,用她的鞋跟继续蹂躏起我已经皮开肉绽的屁股,摧残起那些还在渗着血的伤口。

  当然,除了屁股,我的背也被她用鞋跟用力地钻出了好多血坑。

  好在,这样的虐待我倒是已经有些习惯了,挨起来并不算难得离谱。

  在一切都结束后,她这才把那黑色的高跟鞋任性地送到我的嘴边:「给我舔舔鞋吧。就算是赏你的了。」

  我也毫不敢怠慢,拖着疼痛不已的躯体凑了上去,舔舐起那满是血腥味的鞋底。

  舔完鞋底,在我习惯性地准备去卫生间刷牙的时候,她却也跟着我走到了卫生间里。

  「我要洗个澡,」她对我宣布道:「你可以和我一起。」

  我自然兴奋地了点头。

  当然,洗澡时,我只是一如既往地跪在她的面前,仰望着她完美的躯体。
  如此丑陋而卑贱的我,面对着女神娇美圣洁的身体,除了跪着,也再没有任何合理的姿势。

  水流冲过我的伤口,让伤口再次微微发痛——但这样的疼痛,完全无法把我的注意力从这具毫无瑕疵的胴体上移开。

  吴小涵低头看了一下后,提醒道我:「你也洗洗吧,一身都是血。」

  确实——连流入下水道的水,都因此被染上半丝血色。

  「对不起,」吴小涵看着这血色,以及还在诚惶诚恐中的我,抚慰地说道:「我今天虐你的时候确实是太狠了点。」

  「没事的,小涵学姐,没事的。」我赶紧安抚她的愧疚。

  「我说要用别的M取代掉你,那只是羞辱你的,你不要当真,知道吗?」
  「嗯。」虽然她的话并无法缓解我的担忧,但我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  「好啦,小冬瓜,别害怕了。学姐不会嫌弃你的。」看到我还在紧张着,她将她那诱人的玉足轻轻搭到了我的大腿上:「呐,学姐的脚给你。想舔,想做什么都可以。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吴小涵看出我的迟疑,立刻说道:「我不会嫌弃你舔我的脚的。今天说你弄脏我的脚,只是羞辱你而已啦,我看你不是蛮喜欢这种羞辱的吗?」

  我点点头,看到吴小涵此刻的表情是真的温柔而真诚,便将她的脚捧高到嘴边,终于认真吻起了她的脚来。

  水流沿着她的腿一直流到了她的脚尖,又轻轻地冲过我的嘴唇。

  女神的身体本就和水一样清澈而柔软,此刻像是和水融为一体,连脚趾似乎都被变得更加温润、更加透亮。

  我怕这种抬高了腿的姿势对她来说有些累,只这么吻了几秒钟之后,又将她的脚轻轻放回地上,自己跪低,去继续和她的玉足亲近。

  我跪得很低很低,投入而虔诚地舔舐着那一排娇巧的脚趾。

  在心里真的设想过被别的M取代之后,我似乎更加珍惜起了此刻的际遇。
  我也感到无比的庆幸——无论如何,至少这双绝美的嫩脚还在;不管我们到了哪里,不管我的身体变成了什么模样,这双完美的软玉,从未改变过一分一毫。
  看着我的模样痴迷得如同是第一次舔脚一般,吴小涵轻轻地把另一只脚踩到了我的头上:「我的徐洋东呀,怎么还是这么喜欢我的脚。」

  「因为……因为你的脚就是我的一切呀。」

  吴小涵叹了口气,又说道:「对不起,你对我这么痴情,我却还是虐你虐得这么狠毒。」

  「没事的,」虽不知吴小涵为什么突然这么说,我还是答道:「我是你的M呀,就是用来给你虐的。」

  「我只是不知道,除了越来越很地虐你之外,我们还能以什么样的方式继续下去。」吴小涵感叹:「其实我多想像苏玉那样,能亲口对你说出『嫁给你我很幸福』。」

  ????????

  [1]钉板形状如图所示,惟木质要好得多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